小岛渣

在家度假系列

以后的每年,小情人都送你情人草。

愿我肉不颓然,如初之胖。

小时爱哭,你给颗糖我就笑了。现在心愈发小,有时困在里面都没人拉我一把。何况别人一句话的刺。

原以为出了道送分题,却不想应考之人全然没有备考的心。罢,也不用囿于形式勉强交卷,空白的扉页终不会有你名姓。

将深藏在心害怕一出口就崩坏的话一字一句敲出来,难道就可以改变不善言辞的既定印象吗?